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12

杜保富 主任律师

公司法务、诉讼案件研讨、刑事案件辩护,民告官诉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杜保富 律师
  • 电话:60159808
  • 手机:15937198921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首页 > 成功案例 > 珠宝公司执行异议之诉 答辩
成功案例
珠宝公司执行异议之诉 答辩
发布时间:2019-02-13        浏览次数:118        返回列表
执行异议之诉  答辩
由于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抽逃出资被法院强制执行引起的诉讼。为维护河南一恒贞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和债权人利益的法律问题研究。仅供参考,如有疑问欢迎沟通指正,
答辩人:河南一恒贞珠宝股份有限公司
被答辩人: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5月25日,河南省沈丘县人民法院依据(2017)豫1624执1457号之二执行裁定强制执行一恒贞公司并追加金一文化公司为被执行人,答辩人认为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事实与理由
一、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一公司”)在《执行异议起诉状》中称“河南一恒贞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恒贞公司”)一恒贞公司违规对外担保,和违规进行关联交易,隐瞒债务,-------造成一恒贞的股份发行工作无法进行,更无法取得《股份登记函》。”完全与事实不符,答辩人认为金一公司故意误导法院,理由是:其一,金一公司在签订《股份认购协议》之前已经充分调查,与一恒贞公司现状完全一样。其二,一恒贞公司定向增发工作仍然在进行中,全国中小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没有向一恒贞公司出具《不予股份登记函》。根据官网显示属于“定增仍在进展中”因此,一恒贞公司取得《股份登记函》只是时间延长问题。其三,一恒贞公司并没有与金一公司协商或达成解除认购协议行为。
二、金一公司称“股份认购工作未完成,金一文化未取得一恒贞的股东资格------《认购协议》已解除,金一文化并未成为一恒贞的股东”。
首先,答辩人认为金一公司自相矛盾,金一第一个观点从来不是股东,但是与事实相矛盾;其二,解除协议后不是股东,与法律相矛盾;其三,1.49亿元始终属于金一所有,与《股份认购协议》相矛盾。
其次,答辩人一恒贞公司依据事实认为“金一文化公司依法拥有一恒贞公司股东身份资格”
理由有四点;1、依据一恒贞公司与金一文化公司签订的《股份认购协议》第三条规定“认购之后成为一恒贞公司股东之一”第四条规定“金一文化公司入股时成为股东”;该协议约定的“认购”“入股”应当和一恒贞公司定增公告内容相一致的解释,才符合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依据《河南一恒贞珠宝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认购公告》第四条规定“认购成功是指汇款单资金到一恒贞账面”,因此,2016年4月28日入资成功就是金一文化公司成为股东身份资格的时间。
2、北京兴华会计事务所于2016年5月25日出具【2016】京会兴验字第04010061号《验资报告》将一恒贞公司股份按照《股份认购协议》约定重新划分和确认出资比例,并提交股转系统备案。
3、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一恒贞公司定向增发的业务仍然在进展,没有撤销或者终止定向增发金一文化公司股东的业务。并未出具《不予股份登记函》。
4、2018年6月29日河南省郑州市黄河公证处出具的【2018】豫郑黄证内经字第00550号公证书载明,金一文化公司仍然公开宣称是一恒贞公司股东。
金一公司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2017年一恒贞公司财务审查发现金一文化公司抽逃资金事实。理由是;一恒贞公司和金一文化公司为共同办理“股份登记函”于2016年9月初以一恒贞公司名义借款1.5亿元,按照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登记规则使用资金,完善股份登记手续。但是,金一文化公司就利用大股东便利,勾结一恒贞财务总监梁庆祥,于2016年9月14日分批将一恒贞公司账面资金1.49亿元转入金一文化公司账户。梁庆祥与金一文化公司转移资金的行为没有金一公司董事会、股东会决议,没有任何合同或法律依据,更没有一恒贞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或者任何合同和法律依据。基于以上事实追加金一文化公司承担民事责任符合法律规定。
金一公司抽逃资金时明确在银行转账摘要中标明是“退还股份认购款”。抽逃的时间是2016年9月14日,此间,金一文化公司是一恒贞公司实际控制人,双方都未否认《股份认购合同》的效力。金一公司抽逃行为被确定在9月14日,依据法律明显属于违约行为,该违约行为阻碍了定增发行业务的进展,但是一恒贞公司仍然没有放弃继续办理。
答辩人:
代理人:河南正商律师事务所
杜保富律师
2018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