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12

王 丽 律师团

刑事辩护 婚姻继承 公司法律顾问 房产建筑 劳动争议

联系方式
  • 联系人:王 丽 律师
  • 电话:0371-60159808
  • 手机:15038062062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首页 > 成功案例 > 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成功案例
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发布时间:2019-02-17        浏览次数:304        返回列表

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合同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上述条文规定了建筑工程承包人对工程拍卖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对于条文中“承包人”的范围,2018年12月29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下称《司法解释(二)》)作出了明确规定。根据该司法解释第17条的规定,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根据合同法第286条规定请求其承建工程的价款就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换而言之,该条文表明了最高院认为《合同法》第286条规定的“承包人”应作狭义理解,优先受偿权的权利主体限于“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不包括勘察人、设计人、实际施工人。
此前,实际施工人是否具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产生诸多争议,即使是同一时期最高人民法院对同一问题的司法裁判也呈现出截然相反的观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一)》)第26条第2项,即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文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赋予实际施工人直接向发包人提起诉讼的权利,但并未明确此种合同相对性的突破是否意味着实际施工人同时获得了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由此引发实践中一系列相互矛盾的判决。
《司法解释(二)》第24条同样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规定实际施工人有权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同时,《司法解释(二)》第25条还规定,实际施工人有权根据合同法第73条规定,以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怠于向发包人行使到期债权,对其造成损害为由提起代位权诉讼。在《司法解释(二)》的规定下,应当如何理解第24条中直接对发包人提起诉讼以及第25条中对发包人提起代位权诉讼的关系?实际施工人究竟能否主张对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如果能,是否存在比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更为严格的条件?对于这一系列问题,笔者将于下文通过对最高院判决的分析进行解答。
二、案例概述(一)反对实际施工人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案例【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662号
【案情简述】
甲方宏基业公司与乙方达禹公司签订《工程承包合作协议》,约定:甲方将在大通后子河纬十路投资建设的“青海宏基业塑料科技园”项目工程委托乙方进行施工,待相关建设工程手续办理及图纸审核完毕,图纸预算完成,双方通过履行正规的招投标程序后签订正式的工程承包总合同。同时,边茂雪借用达禹公司资质对案涉工程施工,达禹公司作为名义施工人与宏基业公司签订合同,实际施工人边茂雪已经与达禹公司达成一致意思表示,明确不再参加诉讼,所有权利义务由达禹公司行使。后因甲方宏基业公司未按照约定支付工程价款,乙方达禹公司向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宏基业公司支付达禹公司工程款3500万元;……3.判令拍卖案涉已建工程,达禹公司对于拍卖价款在上述工程款项内享有优先受偿权等。
【法院观点】就优先受偿权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前述法律规定以及最高院的批复明确承包人享有优先受偿权,未规定实际施工人享有优先受偿权,且实际施工人进入建设工程领域属于违法行为,不应获得更多的等同于承包人应享有的权利,故达禹公司行使的是实际施工人边茂雪的实体权利,依法不应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达禹公司主张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请求应予驳回。同样,《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中有关承包人申请拍卖、折价的权利也不适用于实际施工人,只是实际施工人可在执行程序中申请人民法院执行,人民法院可以采取保全、拍卖、当事人协商折价等手段进行执行。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民事案件审理中,实际施工人不享有《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中有关承包人申请拍卖、折价的权利,达禹公司主张拍卖所涉及的已建工程的请求应予驳回。
最高人民法院于二审判决中对此未表示异议。